从赣州到巴黎:稀土是否会成为低碳未来的软肋

来源:原创 浏览: 发布时间:2019-06-06 11:19
0

  2012年,当中国中部江西省的赣州市被政府正式命名为“稀土王国”时,它的稀土资源储量其实已所剩无几。据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同年发布的“稀土白皮书”,以赣州市为代表的“南方离子型稀土矿”(ion-absorption rare earth)的储采比已降至15。也就是说,如果保持当年的开采量,这种富含中重稀土(MHREE)的矿产资源只能再开采15年左右。

  三年后,在距离赣州市一万多公里的法国巴黎,全球190多个国家达成了划时代的《巴黎气候协定》。当人们欢呼庆祝全球走上“去碳化”道路时,可能并没有人注意到,中国中南部的这个小城的命运对于实现这一目标有着怎样的影响。事实上,象征着清洁、智能、低碳未来的科技产品几乎无一能离开稀土,

  问题是,是否有足够的稀土资源来满足我们所畅想的清洁和智能未来?在过去20年间供应了全球90%以上的稀土资源的中国,又能否继续支撑未来预期需求增长?

  “稀土王国”的暗面

  五十多年前,中国地质学家在赣州发现了随后改写了全球中重稀土供应格局的“离子吸附性稀土矿”。随着中国取代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稀土生产国,赣州迅速成为全球最大的中重稀土产区。

  如今,赣州资源急剧衰竭,但赣州市的中重稀土开采量仍占中国半壁江山。

  

  实地造访赣州市的稀土矿区和工业园区,却无法感受到“稀土王国”之名承载的荣耀与尊贵。满目苍夷的矿区、简陋的露天矿区和冶炼池,以及泥泞粗犷的矿山修复工程,很难与这些矿产的终端应用产品联系在一起。

  矿区内外的水污染严重。据《中国环境报》,2012年,仅在龙南县,就有3万多人的生活用水受到稀土开采影响,4万余亩农田减产或绝收。历经十余年的疯狂开采,中国最大的离子型稀土矿足洞矿区周边地表水环境中的氨氮和总氮严重超标;矿区地下水远不能满足饮用水水源的最低标准。

  2012年4月,由工信部牵头的多部委调查小组在实地考察后称,赣州市废弃稀土矿区达302个,毁坏土地面积达97.34平方公里;仅处理残留的1.9亿吨废渣,就需要70年。

  

  “中国时代”的背面

  中国政府声称该国“以不足全球23%的稀土资源储量供应了全球90%以上的稀土需求”。中国在20世纪90年代初取代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稀土生产国和出口国,此后几乎成为全球稀土市场上独当一面的资源供应国,部分稀土产品甚至只在中国生产。若追根溯源,绝大多数的荧光灯、离岸风机、电动汽车/混合动力汽车、智能手机和个人电子设备,都因产品中使用的稀土成分而携带着“中国基因”。据美国地质调查局,中国稀土占全球产量的比重一度高达98%。2015年,这一比重仍高达85%。

下一篇:没有了
推荐文章
图片新闻
copyright © 2000-2015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呼伦贝尔日报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设计制作:发展中心  Email:hlbrdaily@yy3.com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